心里竟有些微微的酸,你说我能算英雄吗

来源:http://www.smtcxb.com 作者:娱乐影视 人气:78 发布时间:2019-09-22
摘要:过了看文艺片,爱情片的年纪,居然一口气把这电影看完了。我还非常的待见这片儿,你得把他当成一个男娃的英雄梦来看。 话说这小娃话都说不利索,拖着或青或白的鼻涕,穿着土布

过了看文艺片,爱情片的年纪,居然一口气把这电影看完了。我还非常的待见这片儿,你得把他当成一个男娃的英雄梦来看。
话说这小娃话都说不利索,拖着或青或白的鼻涕,穿着土布家缝的笨重小棉袄,手端一把小木枪,在炕上打着滚,嘴里嘟囔着,“突突突。。。突突突。。。”。灶台就是他们的碉堡,绕着院子边,赶得鸡鸭们连飞带跑,“我是英雄,你是狗熊,我是英雄,你才是狗熊,我是英雄,你就是狗熊。。。。。。”
就这样这个男娃长大了,他的英雄梦从来没有破灭过,他们躲在课桌里看武侠,或者在田野里,池塘边,林子里,坟堆里冒险,又或是他们只能做乖小孩,对着老师的背影做个手势而已。Anyway,他们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们要做一个英雄。后来,这些男人变老了,也许干了点违心的事情,也许就有那么些关键时刻没挺住,也许就是特别平淡的一辈子,一句话,他们呢,稍微狗熊了一下,或者完全没有英雄事迹可夸耀,这下他们魔障了,他们睡不着觉,他们天天琢磨,你说我能算英雄吗?我能算英雄吧?我能算英雄吗?我能算英雄吧。我一边看着片子,总感觉身边有个挥之不去的小男娃,跟我说,怎么样,我是个英雄吧,哈哈,怎么样,老子就是英雄吧?片子稍微有点鲁莽的横冲直撞,用力显摆的感觉,但是看在人家这么卖力的塑造一个英雄形象上,就忍了,因为这种对英雄的解释还蛮符合我的胃口的。我对这种男人的爱,是近乎母性的,像看个小娃娃似的。
有着英雄梦的男人,到哪儿都是爷,不爱刷牙,不爱洗脸,不爱刷碗,不爱脱鞋,脱了鞋比不脱还差。你很难说服他,俗称油盐不进,“天凉了,你多穿件衣服?” “不!” “没菜了,你下碗方便面吃吧?” “难吃,我就饿着” “去跟你们领导意思一下?” “老子决不干这事儿!” 尽管他们如此的难伺候,可总比没断奶的小娃强吧,所以总的来说,还挺招本姑娘待见的,因为关键时刻,能靠得住。比如说你俩都被地震埋了,他绝对会先让救你。你俩都饿的没饭吃了,绝对不会跟你抢吃的。
做一个英雄,你可得一直站着,干啥都得站着。还得有勇有谋,得有一帮兄弟,得视金钱为粪土,还有在喜欢也不能抢兄弟的女人。其实,呵呵,片子里还隐喻,我还有文化呢!偷笑一下。我觉得男人们会喜欢这片儿,因为能满足他们对英雄的想象,就好像每一个女孩子都在等“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做一个张麻子这样的男人,是某些男人的梦想。我还是希望这种男人多一点的,社会太缺乏雄性激素了。
不过比起做着英雄梦的小男娃,我更喜欢中年大叔。很奇怪,从16岁的起,我等的就不是盖世英雄,我的梦中情人是《四世同堂》里的大哥瑞宣,他放弃了自己的英雄梦,被一大家子心平气和的拖累着。就好像各位一样,偶尔去影院重温一下自己的英雄梦,挎枪杀敌,热血沸腾。然后回到家里,被尘世的网牵绊着,就算你想一拳打出去,也是打在软绵绵的网上,就算你想大喊一声,声音很快就被虚无的空气吃掉了。有拖累的男人,才是男人。任何一个努力的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好儿子的人,都是英雄。

山里,近八十岁的余秋菊没有做过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仅仅是初懂人事,便从山外走进大山,嫁给不相识的陈大富。没有反抗,甚至内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怨恨,和陈大富安稳的过起了春耕秋获的日子。庆幸的是,一如她的能干,接连为陈大富生下了5个小男人。余秋菊是从骨髓里都想要一个女娃的,都说女儿是妈妈冬天里的小棉袄呀,咋个就能不想要呢。不过,有了5个男娃后,陈大富死活都不再跟她一起睡,他要分床谁。开始,余秋菊不大乐意,她还是央求过一次的,那天的情景大抵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了:她怯生生的对刚从地里回来的男人说还想要一个女娃,陈大富没等她说完,就狠狠的把锄头扔到地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砸到女人脚上,却丝毫不心疼,紧接着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辱骂:
  
  “你懂个屁,生个陪钱货出来,拿什么养,一张嘴就能吃,老子一锄头一锄头的刨地把她养大了,说走就走,老子干嘛帮别人养老婆。要丫头,自己去外面找个愿和你生的人生去,告诉你,老子不干。”说完,就摸把脸独自躺到床上去了。那天晚上,陈大富饭都没有吃。只有五个不懂世事的孩子一口一口扒拉着饭,余秋菊的碗里盛满的都是泪水,她一口也吃不下。只是一个劲的用袖口在双眼间擦来擦去。从此,再也不敢提了。这家人,开始了只有一个女人的日子……
  
  陈大富在外面,起早摸黑的打拼着,家里,余秋菊一个人担着,曾经,她以为可以挑起。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陈大富的抱怨不绝于耳,越来越沉重的担子压的他直不起腰,无边的黑夜让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解脱,用什么支持自己咬着牙挺过去,路漫漫,对余秋菊无边的指责就是他唯一发泄的办法。
  
  孩子大了,看着和小男娃同龄的孩子相继走进那个叫学校的陈大富和余秋菊却一辈子都没进过的房子里,陈大富知道,那是让屋里另外五个男人改变命运的地方。他开始更卖力的干活,也开始了更加变本加厉的对余秋菊辱骂,骂她家里的油盐总是用的太快,骂她米缸里的米总是见底的很快,骂她为什么他碗里的红薯丝比米饭少,骂她,骂她……但从来不让另外五个男人听到。他知道,他已经不是那五个男人的对手了。余秋菊,从来也不反抗,依旧这么做着,她用中国女性的博大的胸襟宽容着这个男人。她知道他不知道,家里七个人过的日子有多艰难;她知道他不知道,她的碗里永远都是满满的一大碗红薯丝;她知道他不知道,全家人的米有一半都在他碗里;她知道她不知道,娃娃大了,他们的饭量有多大;她知道他不知道,他就是她的天啊,一生的指望,一世的依靠……
  
  余秋菊不变的无怨无悔的做着繁重的家务,猪圈里的猪又多养了两头。早上,她是全家起的最早的,她要在男人下地前把饭给他弄好了,做农活是费力的差事,还有娃娃上学也要带饭的,路太远,娃娃跑一趟太辛苦了。早早的,她还要拿着一个大篮子去割些猪草回来,人都吃不饱,是没什么拿给猪吃的,那些个猪养这么大,全是靠她一个人这么一点一点挖出来的。没办法,娃娃都被陈大富送进了村头那间学堂,指望不上他们能帮她做些什么,不过她还是想过让娃娃们帮帮她的。
  
  那回,余秋菊给了孩子们一把镰刀,叫他们放学回来的路上顺便割点猪草回来,她就有时间到对面那座山里的家里去一趟,已经很久不曾回过娘家了,尽管家中双亲早已不在,但是还有一个不懂得疼爱她的傻呼呼的大哥。余秋菊早早的就出门了,要赶在晚上回来给家里的男人做晚饭。很晚,余秋菊已经回家多时,晚饭也都弄好了,在灶上热着,太阳也已经下山了,娃娃们却都还没有回来。她倚在门口,急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这时,陈大富扛着锄头回来了,远远的看着他,他低着头,看着这片泥巴土地,鞋子沾满了泥土。终于到了家门口,陈大富看见余秋菊在门口站着,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没来由的心里就这么紧了一下,闷声闷气的问道:
  
  “站在这里干什么?”
  
  “蛋子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余秋菊的声音里夹杂着哭腔。
  
  “什么?”男人把锄头扔到地上,眼睛瞪得像铜玲一样大。
  
  “我叫他们放学帮我割点猪草回来,今天我回了那边一趟。”余秋菊喃喃地说着。
  
  陈大富听了气得牙齿打颤:
  
  “我的儿子不是帮你挖猪草的,余秋菊我告诉你,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活了。”说完,推了她一把,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余秋菊也匆匆的跟了上去,他们翻过一个个山头,都没有发现孩子的身影,终于,余秋菊快要绝望了。她看见陈大富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胡子在风中颤抖着。半夜了,还是没有看见孩子们,余秋菊“咚”的一声坐在了山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陈大富看了看她,把她狠劲的一把拖了起来:
  
  “回去看看。”
  
  两人就这么垂头丧气的,蹒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余秋菊看到家中的灯光闪着,她明明记得是关了灯出来的,她疾步小跑了起来。终于,她在家中看到了五个孩子,脏脏的衣服和堆在房间里的猪草,很多。娃娃们看见妈妈回来了,都笑嘻嘻的等着母亲的表扬,今天,他们可是爬了很多山头,割了很多猪草回来的,母亲太辛苦了。余秋菊一把揽过孩子,失声哭了起来。陈大富进来了,余秋菊松开了孩子们,他看了看几个孩子,然后对着离他最近的孩子的后脑勺给了一下:
  
  “吃饭了没有?”随后,自顾着坐到饭桌上等着余秋菊把饭端出来,娃娃们也自觉的坐在父亲的身边,不再出声。
  
  “以后,放了学早点回来,看把你妈急的。”陈大富趁余秋菊去拿饭的空挡对孩子们说着,孩子们也都低声的答应着。一切又都归与平静。
  
  晚上,孩子们都上床睡了,陈大富上床前对正在缝补衣服的余秋菊说:“以后不要让娃娃们去挖猪草,费时,时间是娃娃读书用的。”余秋菊依旧什么都没说。
  
  从此,余秋菊再也不敢叫孩子帮忙了,不管多忙,她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仿佛自己是机器,永不停休的转着,转出大把大把的钱来。娃们读书是要许多钱的。她听村里的人说了,村里的娃书读多了,心都野了,没用还费钱。但她什么也不说,她听他的,她知道他有他的打算,错不了,他爱自己的娃,不会害他们的。两口子一起没日没夜地干着,他们相信总有天亮的一天的。
  
  似乎命运并没有看见他们的努力,忽视了他们的苦难,又一次戏弄了这对平凡的夫妻,家里最小的男娃莫名的不能说话,莫名的成了一个残疾人。当时,陈大富带着这个小男娃去了很远的县城一趟,回来的时候,陈大富告诉余秋菊:“大夫说,这病发现的及时是能治的。”
  
  接着,陈大富又说:“要一万多块钱。”
  
  这么一大笔的医疗费,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是没有人支付得起的,治病那得背多大一笔债呀,那是个天文数字。余秋菊顿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陈大富什么也不说,照样的下地干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余秋菊也不说,只是陈大富出门,娃们上学了,一个人摸着小男娃的头,偷偷的抹泪,暗自低喃道:“娃,你前世造了啥孽,咋就投到我肚子里来了么?”几天后,陈大富最终决定什么都不做,他要用一条命换另外的四条,余秋菊没有哭,她的泪已经流干了,似乎快要忘记了眼泪的味道,她知道,他做的决定他心里一定比谁都痛。只是默默的开始在那个再也开不了口的家里最小的男人碗里多加上一些白米饭,曾经那是那个骂她的男人特有的专利。但现在她要给这个可怜的娃多一些的爱。只是这个叫蛋子的男孩依旧什么都不懂的高兴地看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
  
  ……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家里的孩子一个一个离开了,翻出大山,走进了陈大富和余秋菊从没去过的,山里人所向往的大城市,吃上了让人羡慕的商品粮。这个家,剩下的只有陈大富和余秋菊还有那个不再开口的蛋子,照顾他一生,因为这是他们亏欠孩子的,尽管蛋子早已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管其他四个男人过的有多好,多么想把他们接出大山,陈大富却从不想成为负担,陈大富总以为那些曾经为孩子们做过的是应该的。娃们长大了,出息了是孩子们自己的造化,他们自己都成家了,有孩子,有女人,两个老家伙,加上个废娃,没见过世面,帮不了他们,别进城给娃们添乱就好了。
  
  ……
  
  陈大富终于撑不住了,倒了下来,山外的四个男人,回来得勤了,他们要说服这个倔强的老头,让他和他们一起去山外的大医院看病,娃们说一定能治好的,还要带上余秋菊和那个不能说话的小弟,不过,蛋子的病是医不好了的,陈大富也知道,他早就问过了,医生说拖得时间太久了。他原本还希望能弥补点什么,现在看来,都不可能了。所以,就是不松口,不想拖累娃儿,娃的钱来的也不容易,陈大富就想在这大山里呆着,哪也不去。和蛋子一起等直到死神来接他,他到要看看接他的是牛头马面还是天堂派来的天使儿。余秋菊依旧什么也不说,她一辈子已经习惯了什么都听他的,她只是驼着背,依旧忙前忙后的,那背上压的仿佛是一坐大山,无尽地透支着的浓浓的爱压垮了她,照顾他一生,还有那个不说话的娃儿,直到生命枯竭。听他的,再也不离开这座大山,他们离不开这片挥洒了一生汗水的土地,离不开这间付出了一世的屋子啊。另外四个男人的心刀割一般地痛着,眼望着这对老人,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把这份爱继续蔓延开来,他们要告诉下一代,这是人世间多么伟大而淳朴的东西……
  
  陈大富躺在床上的日子,再也不曾骂过余秋菊,什么也不说,家里仿佛有两个开不了口的人儿,直到有一天: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容易,知道家里油米用的快,知道,知道家里的男人多,知道苦了你呐……”
  
  余秋菊的眼泪就这么刷的一下流了出来,幸福的泪花,甜的。原来这个什么都不说,脾气暴躁的老头什么都知道,其实,她也知道,他骂她是因为他一个人挺得实在是苦啊!
  
  ……
  
  这就是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余秋菊用一生守望着她的男人们,陈大富用一生守望了他的难言的爱,他们共同用一生守望这了片土地.
  
  ……

图片 1

庞青云在结投名状的时候,就没真心把二虎和午阳当兄弟,只不过是身为将军的他,在失去了自己一千三百名士兵后,急于咸鱼翻身,要报仇,要人马罢了。
从来就是把另两人当作棋子,从来就没有真心待过,那又有背叛又从何说起?只是其他人一厢情愿罢了。

电影《革命之路》

就像二虎一厢情愿地抢了快被卖做妾的徐红花,还为此杀了人,于是带着徐入山成匪。扬州瘦马,那些女娃从小就是被教了琴棋书画,香薰袅绕,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卖入富家当妾。二虎这么横插一杠子,与其说是救了她,不如说是让她突然永不见天日。虽然她在说:“他是好人。”又一个一厢情愿。

文/婉兮

李一亿这次满身杀气,从头杀到底。我觉得就是一个大奸角。从死人堆里怕出来的庞将军,心里烧着的只有复仇,以及爬得又高又快。遇到徐红花的第一次,是他人性回归的一瞬间,那次泪决堤。后一次人性回归,依旧泪决堤,鬼哭狼嚎,但却是徐红花香魂缭散。——话说,这次老徐还真红花,有没有她二虎都得死,三人也必定都反目,因为一开始这就不是一个公平交易,本就是相互利用。但红花是庞青云最后的一点点爱,与一点点人性。话说,战壕里跑来跑去的两人拉锯战,我还是挺喜欢的~逃避、压抑、但却又忍不住被吸引。徐红花这次演了圣母,用身体挽救了两个男人。不过,在那个时代,语言才是多余。
另,老徐啊~你还是不要开口说话了前面看你兴冲冲地跑去迎接战胜归来的男人,满心欢喜地看着穿将军铠甲的男人,你以为是青云,回头发现却是二虎。那个微妙的表情啊赞!
但死之前什么“红纱帐,青纱帐”,一听却让我想起了生活在现在胡同里老年痴呆的女人,完全和电影脱节了……你……你还是表说话了吧OTL

1

郭晓冬!你可以演受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电影推翻了你在俺心目中中国第一怨男的形象~小鼓掌~~!
话说,城主死的那段,俺哭了捏~那才是英雄,虽然成王败寇的规则里,他可能算是狗熊。

年关将近,乔乔开始陪丈夫大林在各个饭局里穿梭。

还有,男人好弱。三个老奸巨猾的大臣,就挑拨教唆了一句话,就让庞青云自己动手杀了二虎——等于是卸了自己一条胳膊。老庞啊~你怎么这么弱啊~就一句话啊!就一句话!你怎么就经不起挑呢?

大林开了个做装修的小公司,免不了要端着酒杯来回地敬,漂亮话张口就来,遇到大人物大老板时,背会微微躬下来,满脸堆笑地送祝福求关照。

然后,俺果然只爱金宅男。这娃演得太爆发了~在发现二虎的尸体后,那个悲痛欲绝啊~这里不需要台词,这娃的肢体语言比表情更会说话。骗掉俺嗒嗒滴的眼泪水。
“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这句在全篇结尾高潮阶段,午阳一遍一遍地复述。
心好痛。
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某些人的脸。我们没有投名状,我们的关系不需要投名状。我们的关系已不复存在。
好吧,借着午阳的嘶吼,让我哭点其他事情吧。

乔乔站在一边默默地看,心里竟有些微微的酸,以及淡淡的惆怅。

午阳是三人中,最傻最傻的一个,也是最单纯的一个。不是信不信兄弟的问题,而是认死理的天真孩子。

原来她千挑万选的男人,并不是一个威震四海八方的英雄豪杰。

陈胖子喜欢搞小动作,我真怀疑这导演的心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小女人。苏州屠城,在午阳发令屠杀前,战俘们突然安静了,然后那小小的围城内,几百人手握手,每个人都和身边兄弟紧紧相连。这些人没有纳投名状,但这些人才是相互正真的兄弟,死得非常有节气。这里又骗掉俺无数眼泪水。

原来他也必须像所有凡夫俗子一样,小心翼翼地讨生活,甚至带着一丝为人不齿的功利与世俗。

整部片子而言,就是一部政治片,或者说反战片= =在所谓“正义”的名义下,无论杀人还是被杀都是无意义的,想在战争中瞻仰或者寻找人性的光辉,那是白日做梦。不存在所谓的“正义”的战争。任何人性的光辉面或者温暖面,一进这名为“战争”的绞肉机里,只有等着变得支离破碎,脑浆涂地。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披着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好吧,总体来说,这是一部少见的国内可以一看的“大片”。

年轻时,大部分女孩都和紫霞仙子一样,笃定等在未来的那个男人一定会是人中龙凤。他本领高强、勇敢正义、侠肝义胆,具备古往今来的一切英雄特质。

又想起点: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所以庞青云对于二虎、午阳还是有点留恋的,但比起平步青云,弃子就不可再用了。

这样的英雄情结,几乎能囊括女人对婚姻的所有期待——希望男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成为强有力的依附和庇护。

想当初,谁都以为自己的老公非同凡响,内裤外穿就能变超人,粘上几根猴毛就会七十二变。

可事实是,他不得不为工作殚精竭力,回到家吐槽同事骂领导,偶尔还会打游戏玩扑克,和卖菜的大妈斤斤计较,躲进卫生间吞云吐雾……

时间久了,你就会无奈地发现,无论智商、情商还是能力,他都泯然众人,不过是茫茫人海中的甲乙丙丁罢了。

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心里竟有些微微的酸,你说我能算英雄吗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