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又是陈可辛首次涉及古装武侠,而本阶段武

来源:http://www.smtcxb.com 作者:娱乐发展 人气:87 发布时间:2019-10-19
摘要:我承认我的这个评论是有特定受众的,就像是这个评论的标题一样,是有些人一眼就能看懂的。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不解释,你懂得” 我对陈可辛电影最后的印象是《投名状》

我承认我的这个评论是有特定受众的,就像是这个评论的标题一样,是有些人一眼就能看懂的。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不解释,你懂得”
我对陈可辛电影最后的印象是《投名状》,不知道他后面是否还有作品。《十月围城》因为不喜欢其中有些演员所以没有看。《投名状》首先是个翻拍的故事,有张彻的《刺马》做蓝本,其次又是陈可辛首次涉及古装武侠,还要驾驭相对于以往作品更大的战争场面。感觉陈可辛的《投名状》总体处理上让人感到满意,但也没有太多惊喜。
而到了《武侠》,则多少让我有了些意外。
在没看到预告片之前,我一直以为《武侠》会是一部传统的古装动作片,或者是一部在徐克新武侠基础上有所发展的作品。等看到预告片时才发现,电影并非传统意义的新武侠,而是带有明显的西部武侠风格。
在电影的开场,引入部分是刘金喜一家的日常生活片段,情节平淡舒缓。没有传统武侠常见的大开大合的仪式化,甚至不是典型的热开场。
紧接着,两名劫匪和刘金喜的搏斗情节中,打斗的动作设计也不同于平常的灵动飘逸,刘金喜以一种笨拙而顽强的动作状态完成了打斗,期间还穿插了数个杂耍式的滑稽桥段。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一部分,导演进行了内外视点的转换,由第三者视点转换为主人公视点。这在传统武侠作品中也不常见。
随后,随着徐百九的登场。电影前半部分的悬疑风格开始逐渐建立,徐百九用现代侦探似的探案方法,探寻着刘金喜谜一般的身世。尤其是在现场勘察部分,导演采用了意象化镜头展现了徐百九的思维空间,在武侠片中颇具新意。
而当徐百九越来越怀疑刘金喜的身份,进而盘问刘金喜并将其推下山涧后,刘金喜讲了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一句话。也就是那句,万物皆无自性,你我都是同谋者。我看到这里几乎惊出了博尔赫斯的名字。
博尔赫斯是何许人也?后现代主义的三大代表人物之一,代表作《有分叉小径的花园》。也就是我评论的标题的意义。小说中反复的谈及一个问题,就是所有人都是同谋者。刚才又从别的评论中得知这部电影曾用《同谋者》作为名字。电影本身的后现代特性呼之欲出。
从电影中诸多区别于传统武侠之处来看,陈可辛拍《武侠》,却想要革武侠的命。陈可辛带给大家的是一部真正后现代的武侠。而《武侠》的文化主题也是后现代主义最经典的主题:弑父。电影中的父亲形象被逐一杀死摧毁,正代表着后现代主义对于前现代主义的消解。徐百九杀死了自己的岳父,刘金喜的继子的父亲失踪,唐龙杀死的自己的父亲,在电影的结尾,唯一有父亲的是刘金喜的儿子。但在此前的电影情节中,刘金喜曾经自断一臂,这在影像上也是自我消解。
也正是由于电影的后现代风格突出,使得《武侠》总体上明显有别于传统武侠片,甚至让人感觉有种突兀感,难以接受。没有以前武侠的风格化,没有了快意恩仇的模式,没有了灵动的武打,没有了传统的父权主题。陈可辛带给我们的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后现代武侠。
唯一让我感到不解的是,电影前半部分带有浓重的悬疑风格,而后半部分则是连串的打斗动作场面,前后风格的不统一明显。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处理。
至于最后教主被雷劈死这样的雷人情节,搞得全场爆笑。实际上,以荒谬结束荒谬是后现代的常用手法。

《武侠》前半部分是一个推理悬疑剧,以一宗“入室抢劫案”带出了电影的两大主要人物,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和甄子丹饰演的造纸工人刘金喜,随着断案的层层深入,牵扯出看似平凡的刘金喜不为人知的前世今生。

  武侠片应该说是华语电影的独有片种,特别是在香港影坛,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香港电影的武侠片出现井喷状态,比较受欢迎的就是关德兴的《黄飞鸿》系列,后来武侠电影又出现姜大卫、狄龙、刘家良等电影人推波助澜,进入90年代后,古装武侠仍很大程度上受观众热捧和深爱,也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武侠片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相信有很大一部分电影观众对它情有独钟。这也是武侠片这么多年一直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追述据武侠电影的发展历程,我们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作为“成年人的童话”,中国人的武侠情结可以直接上溯到《庄子》的“说剑篇”,《史记》的“游侠”、“刺客”两传。因此,类似于日本的武士道和美国的西部牛仔,武侠是华人世界一个独特而共有的英雄神话,武侠片则是华语电影中独有的一种类型片。
        然而,随着港片在世纪末的滑坡,武侠片也在这股没落潮流中日渐式微。其中的原因除了大量粗制烂造的跟风之作的出现使得武侠片的品质降低,败坏了观众的胃口,也有其自身的原因。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随着回归后香港原有人才的大量流失,加上适逢金融危机已经禽流感等等不利因素,使得港人信心大受打击,对于所谓“侠义”精神的需求几乎没有了市场。
        也因此,武侠电影遭遇着越来越尴尬的局面,而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导演将各种新元素加入到传统武侠电影之中,并带着这些所谓的新式武侠电影出现在观众面前。陈可辛便是其中一位。
        武侠片的类型特征主要有:1、情节模式——传奇;2、人物——侠客;3、江湖空间;4、消解暴力的叙事策略;5、“武-舞”奇观。下面将从这五个方面浅析《武侠》对于武侠类型电影的继承与创新。
    
    从情节模式上来说,《武侠》继承了八九十年代以徐克的刀剑武侠片为代表的新武侠片特性,关注个体生命事业和性爱的成长,而非传统武侠小说那样仅仅关注侠客们“除暴安良”的英雄壮举。《武侠》的故事基本上说的还是一个想退隐江湖转做好人的坏人与继续当坏人父亲决斗之后成功隐退的故事。它力图把“武侠”与“言情”结合起来,把本来只利用故事性制造冲突的武侠旧框架改写为依靠性格制造冲突的新武侠叙述模式,并力图通过这种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描摹与展现,解释出个体生命在武学与性爱两方面的成长。《武侠》的情节正是在甄子丹所饰演的刘金喜对自己身份认同的纠葛之中,在自己同父亲,同妻子,同正义与邪恶的辨明之中不断向前推进的。
        
        从人物上来说,首先,《武侠》的主角刘金喜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侠客”。一般认为,“武侠”现象主要涵盖了技击崇拜、侠客崇拜以及由此而生的对“除暴安良”这一侠客情感理想模式的崇拜。然而刘金喜本身就是一个做尽恶事想要退隐江湖,后来却为了保护亲人被逼重出江湖的角色。他不再是一个凭借个人力量拯救世界的英雄,他想要获得的是一个家的情感诉求。人情、爱情、友情,成为了维持新武侠电影的感情支配原则。几乎所有的新武侠电影都有一句潜台词,那就是:你雄霸天下也好,你至尊武林也好,都不关我的事,但你不能毁我家庭、杀我亲人。这种思维方式固然比动不动就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超级大侠”来说更近人情,但也不能不说是“新新人类”的青少年观众对社会、政治、国家漠不关心的心理体现。有“武”而无“侠”、侠义精神的虚无,几乎成为香港新武侠电影的致命弱点。当然,从作者电影的角度,你也可以说,这正是陈可辛心中的那个“武侠”。
        其次,新元素的引入冲淡了影片的“侠味”。《武侠》并没有像传统武侠片一样构建一个纯粹的二元对立的叙事结构,而如新武侠电影一样,引入了多元。金城武所饰演的徐百九就是《武侠》电影之中的第三元。但于传统武侠电影不同的是,徐百九既不代表正义的一方,也不代表非正义的一方。他代表一个颇具有现代意义的元素——法。
        由于“法”元素的引入,在表现方式上,陈可辛也下了一番功夫,一开场便通过类似美国犯罪现场的美剧拍摄模式,给全片增加了悬疑和探案的元素,用科学观诠释传统武侠,新鲜感迎面而来。但新元素永远是把双刃剑,医学与法律虽值得反复玩味,但影片的侠味骤减,不仅使得观众难产生代入感,反而把电影毫不留情地推向了另一种风格的极端,即是大量的悬疑与侦破。这与《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一样,都是以武破侠的典型。在市场化的面前,武侠片的革新势在必行,加入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本是正常,可惜的是《武侠》没有做到适可而止,大量的探案式情节使得影片有些文不对题,从而造成了对传统武侠风格的破坏。
        而有趣的是,陈可辛试图引入的新元素——“法”恰恰成为了影片的看点。导演在两个主要人物身上分别倾注了两种自相裂合的情感,就刘金喜而言是“家”,对徐百九来说是“法”。影片开篇就刻画了刘金喜平淡的日常生活,这既是为后来的危机张本,也是对于他不堪回首的前史生活的反动,当七十二地煞教主追踪至此,在家中围坐话情;当尘埃落定,刘金喜似乎一度摆脱了暴力追杀,妻子阿玉不无担忧地提醒“晚上见”,都是对“家”的概念的强化。徐百九身为捕快,将乱世中的“法”看得比命还重要,为此他牺牲了正常的亲情和家庭,(把自己的岳父送上法庭),甚至不惜借钱买牌票誓要将要犯缉拿归案,而他却忽略了江湖世界或曰武侠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这里横行的皆是法外之徒,这里不仅排斥法,也拒绝家。在武侠片无法无天的所在之中探讨家与法两个精神内核的矛盾,其实是一个有意义的尝试。然而,“法”毕竟是那个“第三元”,是一个导演有意创新的元素,影片最后还是回归到传统武侠电影的道路上,解决“家”的矛盾。这也让很多观众看后产生了割裂的感受,认为片子的风格并不统一,甚至无法判定是否是一部武侠片的错觉。这也使得“法”的想法很有新意,但却没有被利用好,没有真正融入武侠之中。
        
        从江湖空间上来说,《武侠》继承了传统武侠电影对于“江湖”的一种文化想象。这是一个乱世,既排斥“法”,也拒绝“家”。但在具体表现上,与新武侠电影不同,陈可辛更注重“通过写实来写意”。例如他选择去云南腾冲拍片,因为那里很像越南(陈可辛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绿意盎然,潮湿静谧。他还在电影里还原古代人的生活状况:如何吃饭,怎么劳作,小孩成人礼,大人入族谱,甚至还拍到了古代避孕套。所有这些都是陈可辛热衷的细节。他摒弃了写意地想象,以古朴实在的方式,展现上世纪初农耕社会的风貌。写实的手法最终生动展现的依然是一个与王法相对立的理想世界。
        
        从消解暴力的叙事策略的角度来说,影片饱受观众诟病的“雷人”结尾,正是对暴力的一种消解。陈可辛在接受采访时说:“武侠片最后肯定是一场打戏,我没想过改变这一传统,不过大反派的死法是一早剧本就确定的,也是一种天谴吧。”从这句话可以说明,导演试图通过暴力的神圣化——替天行道,来最终反争斗反暴力,从而达到消解暴力的叙事策略。然而由于前面的铺垫和紧张气氛,这一情节在影片中呈现出来的时候就显得有些突兀,甚至让受众产生一种“被愚弄的感觉”,甚至认为,这是编剧实在编不下去了。因此,这样太过跳脱常理的策略,消解暴力的目的是达到了,但采用的方式变成了暴力喜剧化的方式,与全片基调格格不入。
        
        从“武舞奇观”的角度来说,《武侠》很好的继承了新武侠电影在这方面的突出优势,并发挥了自己的创新。新武侠电影打斗精彩,飞天入地,神乎其技,极具美感。影片中的功夫在以前的武术套路上改进,向写意化转变,加上特技和数码技术,变成了一种独特的视觉奇观——武舞。这时,它的击打性“实用功能”让位给了舞蹈化的“表演功能”,追求轻灵飘逸的视觉效果,讲求唯美的极致。陈可辛自认不擅长打戏,然而《武侠》片中的动作戏还是带来了两个惊喜,一是甄子丹与惠英红的那场融合了对打和跑酷的动作戏,这应该是甄子丹在自己担任武指影片中最酷的一场打戏了,那种虎鹤双形的虎虎生气,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二就是看到原《独臂刀》主演、一代功夫巨星王羽的重出江湖。王羽出场很晚,戏份不多,但分量很重,而且霸气十足,一现身就觉得在这里王羽是不可替代的。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分析,《武侠》无疑都是近年来较有思想沉淀的一部动作电影。虽然陈可辛用微观武侠、医学武侠和科学武侠对传统武侠的定义作出了颠覆,诠释了他眼中的武侠。但从片尾处断臂情节向《独臂刀》的致敬,我们却不难发现电影在骨子里充满着对传统武侠片深深的怀念与敬意。

  电影的前半部分看点很多,除了情节紧凑之外,在两大角色的性格特征和身份符号的设置上也颇有可圈可点之处。代表官方的徐百九原本是一个天真心软的小捕快,多年前一念之差放走了一个少年犯,不料少年不但没有领情反而下毒手害死双亲,徐百九也身中剧毒。多年来一边靠中医学来自我排毒,一边也用针灸来麻痹自己过剩的“同情心”,徐百九从很天真地相信“人心”,演变成很天真地相信“法不容情”,在遇到亦正亦邪的刘金喜并认定他是多年前的灭门恶煞之后一心要捉刘归案……这两个人物牵扯出一系列“罪与罚”、“善与恶”、“因与果”、“法与情”的命题,宿命、因缘和人物内心的纠葛,关于社会问题的隐喻,多条暗线都让电影前半段埋下了很多令人兴奋的伏笔。尤其是金城武“神经质”的一意孤行,随着真相的步步揭露和自我怀疑,都有心理学上的分析价值。许多细节桥段的安排也颇有反讽意味,譬如他一心想“法办”刘,却用非法的“贿赂”方式买来拘捕令,为了验明真身对刘肆意“用刑”伤害等。而刘金喜的身世、为什么要杀人、杀人后如何自我救赎、大善大恶的身份认同也很值得探讨,电影上半部引出了笔者认为全篇最警世的一句台词:“一人杀人,整个社会都是有罪的”——让这部武侠片顿时有了不一样的现实意义。如果说陈可辛一直宣称自己拍的不是传统意义上“飞檐走壁”的武侠片,甚至是一部“反武侠”的电影,那么到这一步,我想他是成功的,就好像他监制的《十月围城》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革命电影一样。试想陈可辛在《武侠》的下半部分继续从“同谋者”的论断抽丝剥茧,在命运、人性、道德、法理各条线路上继续考问,随着情节的发展剥去角色外衣进入内心的反省,或许可以在文本上探索出一部“陀思妥耶夫斯基”之风的电影大师之作。不过很可惜,陈可辛没有这么做,人物情节发展到后半部分有明显的疲软之态,如导演自己坦言,有一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了结”,于是情节只能越走越简单,故事往一套约定俗成的世界观范围中发展:刘金喜最终怎样才能摆脱“恶”的牵制?只能装死;装死不成,只得“断臂”。王羽扮演的恶煞头目没人打得死,只得“遭天谴,被雷劈”。只是“假死”戏码被指在《剑雨》中已经用过了。甄子丹“断臂”桥段被网友质疑“独臂刀”不都应该断右手为什么断左手?而“雷死人”意外地成了全片最大的笑点……

 

  陈可辛之前几部作品的票房都入不敷出,而《武侠》这一次的定位仍然是部希冀于票房可以填补一亿多元投资的商业电影,而以商业电影的标准来衡量,《武侠》是一部可以去电影院观看的爆米花影片。一些追求感官刺激的观众能从陈可辛推崇的“微观武侠”的打斗画面中获得肾上腺素的刺激。金城武的粉丝们也会有惊喜,《武侠》里的他满嘴不标准的四川话,用一种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来演绎悬疑推理剧里的“大侦探”,效果颇具戏剧性,卖“萌”才是他最大的卖点。而在银幕上沉沉浮浮的汤唯这一次终于在男人大戏中站稳了“绿叶”的定位,虽然清汤挂面但戏码很足。惠英红与甄子丹的牛棚打斗,以及王羽和甄子丹最后相互致敬式的对决(曾经出演张彻经典电影《独臂刀》的王羽用拳,甄子丹改用刀)都可能成为影迷们看后交口称赞的武打段落。虽然有邵氏(电影公司)的演员,但几乎没有邵氏的影子,整部电影视觉上也有很强的现代感,甚至不少人观后不约而同地都联想到了美剧。

第一阶段,我们称之为功夫武侠片,主要是集中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中后期,这个事情的武侠片一般剧情并不复杂,但主演一般都或多或少的会一点功夫,片中主要是以真刀真枪的打斗作为卖点,这一时期的演员代表人物有狄龙、姜大卫、郑佩佩、刘家良、梁小龙等等。比较杰出的代表作品有《刺马》、《血滴子》、《独臂刀》、《少林三十六房》、《五郎八卦棍》等等。对比这些影片,我们发现除了真刀真枪的打斗外,包括锄强扶弱、打抱不平侠义的基本精神也在初步形成。

  陈可辛说:“我是相信逻辑和科学的,这个世界没有‘飞檐走壁’的侠。”所以喜欢传统武侠中那些侠义柔肠、江湖情怀的观众会失望。陈可辛还说,“你们误会了,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接地气,金城武曾经大义灭亲依法惩治了‘卖假药’的丈人这个剧情,我后来才意识到‘卖假药’原来有这些现实意义。”所以在电影上半部被吊起了“现实主义”期待的观众也会失望,现实是,陈导最终放弃了《同谋者》这个不符市场的片名,而是大而化之取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武侠》名在暑期档和其他大片们一起比武过招,在一轮票房混战后淡出人们的视线和记忆。

 

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其次又是陈可辛首次涉及古装武侠,而本阶段武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