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A可以说是士郎和切嗣的复合体,切肆的这个愿

来源:http://www.smtcxb.com 作者:娱乐发展 人气:187 发布时间:2019-09-20
摘要:整个F/Z花了16话来铺垫最后的内容,应该说最后这几个章节才是F/Z的正文和亮点(也是最黑暗的部分)所在。老虚发便当发到手软,各个幸存主角以各种虐心的方法一个一个死去。在看

整个F/Z花了16话来铺垫最后的内容,应该说最后这几个章节才是F/Z的正文和亮点(也是最黑暗的部分)所在。老虚发便当发到手软,各个幸存主角以各种虐心的方法一个一个死去。在看过沙耶之歌和园神的简介后我我就觉得,麻婆同志和他有着共同:痛苦是这两个家伙的重要组成。麻婆在痛苦中获得快感,老虚则是在被虐的内牛满面捂着被万人捅的菊花得到了一群死忠。

花了5天把F/Z看完,感觉,不管是剧情还是人物抑或主题,和SN的差别还是蛮大的,毕竟不是一个人写的。但是也正是这种风格才造就了独一无二的fate zero。
BTW这篇文章涉及了F/Z及F/SN中3条线的内容= =
从切嗣说起吧。一个背负着世间所有恶的男人。的确,他称得上这个名号,世上近乎所有的反派,特别是头头这类的,都抱着类似于切嗣这样的想法。在他们看来,自己所做的,便是正义。为了正义,牺牲是必要的,只要绝大多数人能够幸福就足够了。于是,只要杀光忍者村那波人,发动月之眼计划,世人便不再会有冲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这只是举火影一例而已。只不过,在F/Z,切嗣是主角,所有如此刻画,而其他人在各自的剧情中都是反派,于是终将被正义所消灭...
娜塔莉亚说的好,切嗣有天资,行动支配大脑。这一点,从那坚决射杀父亲的眼神中便可了解。甚至他在了解事实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下定决心,作为孩子,只能用天资解释。而整个F/Z的中心,便是刻画这种独特的价值观的。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牺牲那些没有被天平指针亲睐的人们。到了最后,却变成了哪怕只救出来一个也好的妥协。价值观的崩塌,从进入圣杯那一刻起便开始了,只能说是切嗣的悲剧。而士郎作为他唯一的救赎,能给予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安慰。
再说说士郎吧,其实我觉得士郎,切嗣还有绮礼,这3个人从某些方面来说还是蛮像的,所有才分列F/SN,F/Z的男一,二号...切嗣看似迷茫虚无,实际还是有一个深切的梦想的;而绮礼则穷尽虚无,只为探求自己存在的意义(为什么我记得F/SN里面绮礼是孤儿,而F/Z最后绮礼的独白感觉他是那教父的亲生子...);至于士郎,在我看来,他也是虚无的,他的生命由于奇迹般的被解救了,于是丧失了自己的价值观,自己,永远是最后考虑的。一个与切嗣完全相反的正义的使者。在士郎看来,只要能帮到别人,就足够了,一种一点一点逐渐逼近正义的作法。继而衍生出来红A这样的英灵,想要救所有人,是不可能的,但正义的使者就是为了拯救所有人不是吗?红A可以说是士郎和切嗣的复合体,纠结于二者的方式,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以至于不断期待那几乎没有的可能——回到自己的年代,杀死自己。
爱丽丝菲尔&伊莉雅斯菲尔。爱丽可以说是所有男生心目中妻子的理想型~作为圣杯容器,想必是痛苦的,但我想起了一代火影夫人的话:要在被尾兽填满之前,用爱将自己填满。爱丽差不多也是这样的,不管是切嗣和她的爱情,以及切嗣理想对她的震撼,都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以至于坚定不移的相信丈夫,支持丈夫,就连saber也是尽力去说服,解释。伊莉雅和凛比起来,伊莉雅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了都是很萌很萝莉的呐呐呐,凛也就小时候萌一点呢,长大了就是天然呆+御姐= =...关于伊莉雅,大部分时间都只是作为切嗣的女儿(F/Z)和berserker的master(F/SN)存在的,但在游戏的UBW线中,死前的一段回忆让人不禁心头一痛。成长期便失去了父母,为了下一场圣杯之战,被爷爷扔进狼群(不管怎么样,比樱还是好多了咯...)只能与berserker相依为命,那么巨大的身躯与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沾满了鲜血,那还是很震撼的。在死前双目失明,挣扎着寻找berserker,那一起相依为命的无言战士的模样...
然后是间桐家的,二爷和脏砚两个恶心的不能再恶心的家伙我就不说了...被樱杀死还算便宜了的...樱,整个fate系列中最悲情的人物(没有之一),我也就不再去吐槽时臣把他送走的行径了,毕竟他也不知道间桐家如此恶心,而那谁也说的好,时臣再怎么样也还是个魔术师。忍受了10年虫的折磨,还有二爷的侮辱。虽然有个爱她的姐姐,还有士郎,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才使得樱最终黑化。在凛的面前,樱是自卑的,士郎与凛之间暧昧的关系也使得她对士郎的感情总是带有那么一些软弱。虽然面对爷爷威胁时,樱敢于站出来保护士郎,但面对凛,樱宁愿选择让步。另一方面,樱拥有的,自以为是士郎独一无二的记忆,却也被凛打破,不愧是两姐妹呃= =。至于雁夜,也是因为心疼樱所有才更心疼雁夜。间桐家唯一一颗良心,单纯如此,看不清圣杯战争背后的丑恶,被脏砚利用,被绮礼利用。这个善良的人,只是想拯救樱而已,像从前一起,远坂两姐妹还有葵,四个人一起出去玩,仅此。却在脏砚和绮礼的策划下一点点崩坏。“都是时臣的错”,虽然不赞同,但单纯的雁夜也只能看到这种程度。
然后是韦瓦,他可能算是整个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大的赢家了~从一个幼稚的少年,经过战争的洗礼而成长起来。整个fate中的一个温馨角色,成长系。也许只有经历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但是又有几个能幸存下来呢。韦瓦是幸运的,碰上一个豪杰般的servent,还有两个虽然非亲非故,但仍那么友善的待他的爷爷奶奶,甚至暴戾的金闪闪到最后也放他一条生路,而这也并非怜悯而来。如果说saber是战场之花,那么rider就是战场之风了。一股凌厉又清爽的风,虽然本人是如此霸气威武,但给人的感觉却格外清新。不同于骑士精神的庄重,更具有所谓暴君的不吝。而他关于王的看法,也深深的刺激了saber,可以说zero也是saber的一次价值观的冲击。但是从stay night来看,感觉完全没有起作用啊- -,虽然考虑到两部作品的时间,但总让人觉得这里处理的不好。不过,关于骑士王的价值观,感觉兰斯洛特也是不赞同的,但毕竟是王最信任的骑士,即便头疼也没有办法啊。王,就是给臣民们用来向往的,这感觉像是拿破仑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臣民们向往的王是可以奢靡享乐的,这样也许就适得其反了,应该是那种豪迈的气魄,那种带领大家追求梦想的王才是值得人民去向往。而亚瑟王似乎做的太过了一点,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江湖之远的平民是不关注王的,而居庙堂之高的骑士们却不了解王,如此孤独的王,

故事讲述了第四次圣杯战争发生的事情。

    必须承认,FateZore是一部极好的动漫,也是一部艺术片。剧中的七个master都为了或大或小的愿望而争夺着圣杯,而虚渊玄将这七个人的愿望扩大化,升华为信仰。而圣杯的战争,即是信仰的战争。卫宫切嗣为了自己心中的所谓的美好的世界,在牺牲中苦苦挣扎,在追求正义的同时忘记正义。而另一个极端言风绮礼则受以自己为中心的英雄王吉尔迦美什的影响,为了寻求自己存在的意义,背叛了自己的恩师,夺取了父亲的咒令,悦于将人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而结局里他依旧对凛充满欺骗。间桐家的圣杯争夺者雁夜,为了樱能和她的家人重聚,不惜与脏砚签订契约,忍受被虫食的痛苦与煎熬,而结果在死去的瞬间收到的确实樱的讽刺。                                                                                     这让我想到了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他的愿望不过是和曾经一样人们能一起快乐的生活,但就像白夜行里桐原亮司等不到雪穗的太阳,剩下的只有永远的悲伤。                     Saber无疑是召唤的七位英灵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但我却十分认同Rider对他的评价,真正伟大的王并不是只为自己的臣民牺牲的王,而是自己有地方值得臣民为自己牺牲的王。最后Saber因为魔力的散失回到了自己的王国,她依旧坚信着自己的理想,但却明白了自己所要了解的,这也何尝不是一种思想的伟大。而Rider与其master之间的情感的递进无疑为这部残酷的艺术填上了一抹暖色,虽然最后难逃失败的命运,但Rider在自己澎湃的心中仍旧听到了俄亥底斯海的涛声。在战争的最后,卫宫切嗣用强制令咒命令Saber摧毁了圣杯,但世间的恶并未消失,言风绮礼最终获得了圣杯战争的胜利,他也获得了自己心中的解。                                   动漫在这里结束,但虚渊玄表达的东西是无尽的,我从这七个master与七个英灵中看出了许许多多。对比近几次看的动漫,这部动漫的思想无疑更加深邃。思想本身是没错的,只是人们在进行思考后作出行动时,往往忘了思想本身。就像《雪国列车》一样,本质哪有错,只是上面的人错了。如果要将Fatezero换一个名称的话,我更愿意叫它《世间所谓的善恶与追逐迷茫的人的领悟》。

切肆是整部作品中最为悲剧的人物,以为少数人可以拯救多数人。很可惜在那一个世界都不可能。一个是由于抑制力与被污染的圣杯,另外则是这个愿望本身就是无法存在的命题,在本人看来这个问题现在尚存争议。那就是对于正义的判定是不是具有一个普适性的足以使大部分人接受的标准。退一步说,就算具有了大部分人可接受的正义,那么少部分人的生命就一定必须被毁灭吗?对于人性的恶,用外力加以消灭,这让我想起了EVA中的人类补完计划。认为人已无药可救必须回归母体融为一体才可以拯救人类。切肆的这个愿望和补完计划一样亦是自毁式的疗法——毁灭恶拯救人,这样做的后果,则使人本身的存在因为恶的消失而改变甚至毁灭。或者说消灭了以后的人是残缺的人。

主线围绕着上一代的七个master和英灵展开,将一直以来笼罩于fate系列之中,上一代疑云一样的过往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至于时臣,把自己的女儿不顾属性不同送给间桐家,本身还是为了追逐根源,的确他的行为符合魔术师的理想,但是为了这个理想牺牲的是樱的童年和青春。也许这符合魔术师的价值观,但笔者恕难赞同。

图片 1

而雁夜本身的行为亦是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不管是对于继承家业或对葵的感情,雁夜一直都是人生中的逃避者。“另一方面”因着爱葵的因素,不忍其女儿樱再续待在间桐家被改造,故跟臓砚约定若他赢得圣杯,需把樱送回葵的身边,以对远阪时臣和间桐臓砚的怨恨作为参战原动力。”不能拆开这两点去评价他参加圣杯战争的行为。不管你怎么黑或者怎么赞同,雁夜对为了樱参战多少还是有些正义色彩的。对于雁夜想取而代之的想法,有待考证。

有人说过,如果和fate/zero相比,fate的其他系列其实就是笼罩着爱情酸臭味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故事,只有fate/zero才是真正残酷和悲壮的圣杯战争!这一部zero简直可以说是fate系列的悲壮史诗!真正的英雄和枭雄之间的巅峰对决!

17话观毕,吐槽U社剧本:
U社的确画面制作绝对良心但是脚本是硬伤,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空之境界的第一部和第六部。第一部里式去楼顶斩杀巫条的分身小说是一次成功的吧。多加了一次式自断其手的剧情。第六部则硬生生写成了鲜花卖萌记,最黑暗的东西全部一笔带过甚至不提。
这次的F/Z暴露的问题更多
首先是轻重不分。让凛卖萌的剧情居然单独出了一集,让麻婆和金A互相调情的戏份第一季占了太多,第二季第一集皇牌空战有点太多了吧?其次则是节奏把握。比如真爱组便当那一集完全可以想第一季第一集那样一气呵成弄完,40分钟怎么了,收视率绝对爆表。断成两集完全就没有紧迫感和压迫感。所以说U社对于脚本的把握还是太差。。。

图片 2

18话
我已经麻木了

Saber :艾尔托利亚·潘朵拉贡

第二十话
凛冬将至,黑化开始

当我拔出石中剑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承担作为王的责任的觉悟。为了民众的理想而挥舞手上的剑!

第二十一话

第二十四话彻底烂尾了,等BD修正,BD不修正只能说U社毁掉了F/Z

第二十五话
第二季结束了,应该说二十五话最后把二十四话里缺掉的B叔和Saber的那段移到Saber回到历史中哪里还是不错的,但是Saber是抱着的好吗。。。还有一个就是脚本的问题,B叔是因为暴走后把雁夜耗死了而不是被Saber干掉的。还有一个就是韦伯那里和小说目测有出入
最后葵妈去葬礼还是堵得慌啊。。。
好了,接着等月姬重制和魔夜汉化

艾尔托利亚原本是这样想的,但是作为骑士王的她死后却是后悔了。

她想要获得圣杯,改变她曾经拔出石中剑的过往,可惜,最终的结局却是在令咒的强制命令之下,她挥剑砍掉了圣杯,回归了英灵之座。

她其实并没有作为王的器量,如同大帝所说的那样,她只是一个被别人的理想所束缚的小女孩罢了。

图片 3

御主:卫宫切嗣

卫宫家第五代传人,因为父亲的邪恶而亲手开枪杀死了他,然后跟随者养母作为猎杀异端魔术师的赏金猎人而生存,后来为了拯救更多的人,亲手杀死了养母。

卫宫是一个贯彻着正义,为了自己的正义,为了拯救多数人,可以去杀死任何人的人。

小漫以前看过一个问题,如果有五个孩子在正常运行的铁轨上玩,一个孩子在废弃的铁轨上玩,这个时候火车来了,你可以选择搬动铁轨,救下那五个孩子,却会让那个听话的孩子死去,你会不会搬动铁轨?

如果这个问题交给卫宫切嗣,他毫无疑问会搬动铁轨。

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红A可以说是士郎和切嗣的复合体,切肆的这个愿

关键词:

最火资讯